千亿国际

时间:2018-04-08 16:04  编辑:千亿国际

想要打车出门,你是拿出手机网约还是到路上拦辆出租车?随着网约车的普及,“红包大战”绵延不绝,传统出租车越来越不受“待见”。3月29日,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在南京多处空置场地上,停放有大批量被退租的出租车。

据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介绍,自2017年初以来,南京传统出租车行业“退车潮”愈演愈烈,截至2018年3月中旬,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,退车比例占总运营数的四分之一。这其中绝大多数车辆都没到7年的更型期,有些甚至是2017年的新车,因为招不到驾驶员,或者是合同未到期的驾驶员临时变卦退租而停运。传统出租车行业该何去何从?

探访

两处空地停了大量退租出租车

3月29日,现代快报记者在中央北路附近的一处空地上,发现了一大片停放在此的黄色出租车,据附近居民讲,这些都是新运过来没多久的,都是出租车司机退租的车,不仅这里有,在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出租车停车场。“现在大家都打网约车了,既方便又便宜,出租车哪儿还干得下去?”

记者在现场粗略数了一下,停放在这片空地上的出租车有170辆左右,车辆看起来还算干净,但是明显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开过了,车身上还有前不久雨水打过的痕迹。

而在雨花台区一处停车场内,记者通过无人机拍摄后发现,这里同样停放了大量出租车,看起来大多是两厢的电动汽车和英伦车,车上用于显示企业顶灯的标识已经被拆除。

据知情者透露,在浦口、尧化门、铜井、周岗以及各出租车公司大院内,都停放有大量的退租车,由于数量巨大,摆放在一起“不好看”,出租车公司会不定时转移地点停放。在岱山一带,为了掩人耳目,一大批被退租的车都用黑布覆盖了起来。目前,南京市的退租出租车数量至少达到了3000辆。

南京出租汽车协会秘书长凌强证实了这一说法。他告诉记者,南京市共有约12000辆出租车,在2017年初,仅有约千辆中高档出租车停运。伴随着网约车的合法化与红包大战的刺激,退车潮愈演愈烈。

“截至2018年3月份,退租总数已达到3000辆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。”凌强表示,这些车辆大多是2015年、2016年,有些甚至是2017年新更型过的车辆,因为7年的更型期限到了而停运的占比非常少。

“在2016年之前,南京出租车退租率微乎其微,如果一辆车4月租约到期,那3月中下旬就很容易找到了下家。”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也表示,2017年以来,尤其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,南京出租车退车率大幅上升,到2017年底,退租停运的车辆达到2000余辆,到2018年一季度,又有1000多辆停运。而这些停运的车辆,大部分都还在营运期内。“南京市出租车在2015年曾经进行过大批量的更型,占比达80%左右,所以这些停运的车辆基本都在营运期内。2017年开始,部分车辆临近更型期,有企业开始申请对车辆延期更型,也有部分直接停运了。目前停运的这3000多辆中,只有百余辆是更型期到了停运的。”

原因

网约车“红包大战”加速传统出租车萎缩

在业内人士看来,网约车红包大战加速了传统行业的萎缩。这种态势,在滴滴与美团两大网约车平台竞争激烈的南京市场上,或许表现得更加明显。

自2017年初,美团打车进入南京市场后,与滴滴你来我往厮杀得非常胶着,你打折,我就减现,大幅度“让利”用户,在活动时间与减免额度上基本保持了一致,而对司机端的补贴也层出不穷,冲单奖、单单奖,甚至逼迫司机“二选一”,旨在收获更多“忠诚”运力。

“1分钱打车,1块钱打车,严重扰乱了出租车市场。”凌强表示,“红包大战”让一部分原本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出行的市民,选择了打网约车,导致网约车客流量虚高,平台对司机的大幅度补贴,又导致了网约车从业人数的虚高。

一组数据显示,2017年1月之前,南京市出租车的日均营运单数为38-40单,到了2018年,日均单数已经下降到19-20单,减少了一半,这也直接导致驾驶员同样一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,收入却从原来的五六千元下降到三四千元。

企业接连降低“份子钱”,还是留不住司机

面对大量出租车司机的流失,出租车企业也并非没有作为,他们寄希望于用降低“份子钱”来对司机进行挽留。

据介绍,南京现在执行的“份子钱”标准,还是2005年制定的。在网约车出现之前, 2005—2015年十年间,行业管理部门对普通出租车的指导价格是7200元,2014年新增的中高档出租车接近9000元。

标签: 份子   南京   出租车  

热门标签